大海环农业网
日期归档
当前位置:主页>国内新闻>
古代书法家是如何自夸自大的
来源:365fd.com.cn  阅读量:1629

书法网总编辑文怡池“如果我们从一个不同的角度来看整个书法史,我们也可以说这是一部书法家吹嘘和前进的历史。所有这些吹嘘和大摇大摆可以分为几个朝代,在各个朝代都可以找到有代表性的书法家来比较和证实。

Origin

最近,一位当代“着名书法家”在一个公开论坛上说:“我们实际上在许多方面超越了古人,而其他人似乎不好意思这么说。”这句话发表后,书坛一片哗然。有些人写了一篇很长的文章来反驳它,说:“白痴们在开玩笑,他们肤浅而轻浮的态度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自我扩张,自我贴标签,我不知道今天发生了什么,今天又发生了什么”.当这篇重要的文章在网上发表时,有大量的评论者关注着它。匆匆浏览后,我对它“在网上泛滥”感到愤慨。我是来写这篇文章的,但我想从这里开始,整理一下古代书法家“吹嘘”的话。读者也许能够: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这就是起源。

庄家夸口说他们从汉代开始。

唐朝张怀《书断》有一条记载:“蔡邕以自己的写书能力为荣,他精通佛教和道教。他的文体不流畅,也不会写错。”句子中的“思”指秦朝的李思,“Xi”指东汉早期的曹Xi。在《书断》年,他的书法也有一个评论:“篆书和隶书闻名于世。”李斯和曹Xi是蔡勇早期的书法家。李四的篆刻依然可见,但曹Xi的却不见了。蔡勇的作品以《熹平石经》闻名。《后汉书》当时记载:“儒家学说学习晚、咸、诚之后”,“那些观看和模仿的人一天要开100多辆车上街”。这是多么壮观啊!当然,一个有如此盛大场合的书法家可以夸耀自己有阅读能力!当然,后人也说过《熹平石经》不应该是蔡勇的独行本丹,因为总共有46本书,但很可能是因为蔡勇的书名很大,才算在蔡勇的名下。

从目前可以看到的图书历史数据来看,蔡勇应该是第一个自吹自擂的图书作家。

蔡邕书法《熹平石经》原石

蔡邕书法《熹平石经》拓片

第一,第二。东汉末年与蔡邕生活在一起的草书家张志也说他为自己的书法感到骄傲。魏恒《四体书势》表示,名罗舒静、赵司源以及张志同时为自己感到骄傲,并对此感到困惑。因此,张志自言自语道:“上碧翠和杜杜(翠园和杜杜)不够,下罗比和赵(罗舒静和赵司源)足够了。”?

蔡勇和张志的自怜仍然很温和。他们仍然尊重前书法家和老书法家,并更多地夸耀他们的同时代人或年轻一代。然而,当张之的学生单薇到达时,情况有所不同。用他吹嘘的话来说,他开始和老师有一种微弱的对比:如果一个丈夫想做好工作,他必须首先提高自己的能力。如果你用张志比、左智伯和陈墨,以及他们三个,那么你就可以增强你的力量,你可以说一千个字。西晋着名书法家索靖常说“曹植形异”,“之”是指汉代的张之。南朝王僧虔《论书》记载了他对书法的夸耀:“我非常欣赏他的书法,他的字名叫‘银钩蝎尾’。这意味着他的角色的姿势像银钩和蝎子尾巴一样强壮有力。当一个人说蝎子的尾巴是指蝎子的尾巴时,这种吹嘘并不与别人相比,而是来自于对自然物体的类比。

到了东晋,书法家的吹嘘和胜利一个接一个地涌现出来,甚至有点愤怒地与书籍抗争。

例如,宇易比王羲之年轻。起初,每个人都认为他的书法比王羲之的好。王羲之直到40岁才开始有一个大书名。当时,宇易的家人和孩子们开始陆续学习王羲之的书法。这时候,宇易从塔里出来了

王羲之说服了宇易,但其他人拒绝了。这个人是王羲之的第七个儿子,王献之。何宇《故吏帖》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一天,谢安问王献之:“和你父亲王羲之相比,你觉得你的书法怎么样?”王献之立即回答说:“我们会赢的。”(在《论书表》中,原词是“坚实但不同的”。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这样的回答更符合父子俩的天赋。)谢安一听,马上开始取笑:外面的人不这么认为!王献之一听,立即回答:“外面的人知道什么?”谢安是王献之的长辈。这样的回答真的一点面子都没有!然而,如果这是何宇记得的,那么王献之夸口说他甚至不认识他的父母!

王献之《世说新语》

有其父必有其子!王献之的自负和自夸也来自他父亲的基因。事实上,王羲之的吹嘘比他儿子的大得多。《东山帖》记录:每一个自称我的书比钟佑的好的人,都应该抵制。与张曹植相比,它就像是雁行。“张志在临池学书法。游泳池一片漆黑。如果你让人们延迟,那不一定是后者。”从表面上看,这两个词仍然很谦虚,但是如果你仔细看,你会发现正确的军队隐藏着一个敌人和两个敌人的自信和傲慢!

自唐、宋、元、明、清以来,书法家吹嘘自己已成为一种普遍的做法。

在唐代,野生草书玫瑰。作为唐代草书的创作者,张旭没有看到任何自负,但作为《癫痫病与醉酒》中的怀素,他吹嘘自己有一套套路。首先,他邀请了一群像李白和颜真卿这样的高级名人来赞美自己。然后他写了一篇自吹自擂的文章《晋书王羲之传》,在文章中他吹嘘自己的书法。

怀素《自叙帖》

进入宋朝时,一位名叫张荣的书法家敢于当着毛泽东的面反驳毛泽东,以此自吹自擂:有一次毛泽东告诉张荣,你的书法确实很强,但不幸的是,它没有两王的精神。张荣诚实坦率地回答说:“我不恨这两个国王,也不恨这两个国王。”尽管这种吹嘘鲜为人知,但它傲慢的勇气正在飙升。

当他到达苏东坡时,他开始直接责骂他:他喝醉了,秃顶,追逐一位世界着名的书法家。你曾经梦想过一个国王和一个钟,粉饰和欺骗失明的孩子吗?他补充道:“虽然我不擅长读书,但在小书里没有什么比得上我!东坡在责骂之前和吹嘘之后,都夸口说自己是司马昭的真心,这是众所周知的。

如果东坡的说辞更委婉,那么黄山谷的说辞就是赤裸裸的:

士大夫近年来很少得到古代的方法,但他却用笔左右缠绕,用草书的符号,这与蝌蚪、颛顼和李逵不一样。数百年来,只有张长史、永州和尚怀素和其他三人实现了这一佛法。

《自叙帖》

这本书把蛇引向草丛,但它从未失败。

因为我怀疑怀素的前辈,我的写作风格在这辈子更老了。

-《跋此君轩诗》

有了这样的草书,总有一天你会在玉塔里再次听到它!书末的小字,只有我和永州的醉僧能,如果居代看到,当惭愧至死。

-《墨蛇颂》

黄庭坚写给米菲的后记《李致尧乞书卷后》

比山谷还要糟糕。A 《苏东坡黄州黄州寒食帖》充满了对古籍的批评,尤其是对唐代书法的批评,要么是“恶”要么是“俗”。即使是圣贤的父子也没有注意到他。他夸口说他“扫除了“两王”的罪恶,永远照耀着宋朝”(毛明金统《海岳名言》),或者说“右军没有什么低俗之处”(《海岳志林》)。老实说,米菲的傲慢有点疯狂,他不知道自己的姓!

米菲草书随笔

到了元朝,另一个疯子西安虞书出现了。起初,他在《画禅室随笔》对张旭、怀素和高仙进行评论,最后他痛斥黄庭坚:张长史、怀素和高仙都以草书闻名。他们有着悠久的历史,超出了法律的范围。怀素遵守更古老的法律。高贤用一支粗钢笔,有六七只耳朵。当他们到达山谷时,他们非常糟糕,无法应付。他还骂了米菲,在附言《论草书帖》中说:“但他嘲笑南宫米富,他一生都在努力学习!"

用张志、刘和曹圉的方法,不是怀素的扩张和成长之路。观察者仔细辨认了一下,突然忘记了。

《王献之保母碑》

王铎的傲慢在纸上!

从明清到民国,再到现在和现在,那些狂言妄语、自吹自擂的作家总是泛滥成灾。

王铎草书唐诗十首卷尾

后记

圣诗味说:“不跟它走,也会疯狂胡安,疯狂进取,胡安谁都不做。”然而,如果“疯子”不考虑进步,他就会陷入“自大”和“狂言”!我写这篇文章不是为了认可当代书法家傲慢的"疯狂的话",而是想:模仿或模仿,无畏就是无知!

友情链接:
大海环农业网 版权所有© www.365fd.com.cn 技术支持:大海环农业网 | 网站地图